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混蛋神风流史 第八捲 风云变幻篇

混蛋神风流史 第八捲 风云变幻篇
第八捲风云变幻篇
第一章

紫红杀机大陆历7992年6月5日,是原巴兰多帝国每年举行「雨神祭」的日子。这天阳光明媚,天高云淡,大家都祈愿经历过战火洗礼之后的大地能够像这天气一样充满了光明,我相信这个心愿一定会实现的。

在我的首肯下,德拉格雷城的「雨神祭」如期举行。

午时,由玫瑰军团的轻骑兵组成的巡游队伍绕城巡行一周后,汇聚到帝都大广场上列成数个方阵,与如潮涌聚的民众一起等待我的到来。然后我率领紫月、卡斯特罗和德拉格雷城各部门的长官进入广场,参加由原巴兰多帝国皇家祭司德多帕主持的祭拜雨神的仪式,并由我以「全权特使」和德拉格雷城「行政长官」的双重身份向德拉格雷城的子民发表演说。

在这次颇不寻常的演说中,我首先阐述了我的施政纲领,向普通民众相信介绍了「新政」的主要精神和核心内容。然后,我花了较大的篇幅来阐述自己一直追求的理想,首次提出了「百族和平共处、共建美好家园」的理念,在普通民众的心中植下了「百族平等」的种子。在后世的史书当中,这次演说被称为「平等宣言」。

完成祭祀雨神的仪式和「平等宣言」后,我在梅馨统率的近卫团的簇拥下,与普通的民众亲切握手,间或微笑交谈几句,进行「零距离」的接触,并向远处的群众亲切挥手致意,其间人们的欢呼声不绝于耳。军队列队表演、与民同乐、直接面对民众发表演说、进行平等的接触与面对面的交流等等,我的这些史无前例的创举给人们留下了许多津津乐道的话题,也为我赢得了自上而下的支持和拥护。

到了晚上,在皇宫举行的晚宴上,来自各地的表演团极力演出了一场场精采的节目,让我们大饱眼福。酒过三巡之后,好戏正式上演。只见莫雅剧团的演员们在莫雅的带领下正式亮相,他们先是列队向在座的各部长官行了一个标準的屈腿礼,然后朝我的方向一拜,便以大殿为舞台开始演出「江山美人」一剧。

演员精采的演出、华丽如诗的语言和柔美动听的音乐,将晚宴的气氛带上了高潮,比那天在广场上的演出更加令人震撼,获得了连场的鼓掌和不断的喝采声。但是演出到了后段,却突然来了一个风格的大逆转,由抒情变为绮情、由含蓄与细腻突作大胆与狂热:以莫雅为首的女演员们突然在大殿上跳起了艳舞,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禁为之愕然。

随着悠扬的旋律化为煽情的舞曲,莫雅与女演员们在旋飞的舞步中寸寸剥落身上的衣裳,最后只剩胴体上那层薄薄的、峰恋隐现的蝉羽亵衣。然而舞曲未终,莫雅也似乎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已将玉手伸到最后的亵衣上,似乎随时就要将玉体裸露横陈于庄严肃穆的大殿上。

众人一时心神俱震,完全弄不明白究竟她想要干什幺?一场正规的演出突然变成了裸女秀,虽然席上有不少男子,但这也未免太疯狂了。究竟是莫雅团在这场剧目中已定的特别安排、峰迴路转于绮丽风情处,还是莫雅横定决心要将演出变成一个无遮掩的色慾场?

首先从惊愕中镇定下来的卡斯特罗立即拍台而起,愤怒地喝斥道:「放肆,神圣之地,大人之前,岂容你们无礼亵渎?」

但莫雅并未因此而停止,一边继续舞动优美而蛊惑人心的身姿,一边款款一笑道:「诸位大人万勿慌张,这只是莫雅团为维尔大人献上的一份美好祝愿,并非色情亵渎。」说完她带着迷人的笑靥向我移近,以曼妙妩媚的舞姿来到我面前,双手轻轻将胸前的亵衣一掀。

只见莫雅胸前醉人的峰峦、淡红色的小珠随着轻纱的飘蕩起伏在大殿的琉璃灯下一隐一现,而异变也在众人的一怔间来到。莫雅玉手一张,掌心中突然出现一柄弯曲的暗蓝色软剑,顺势一抖一伸,软剑便笔直地刺入我的胸口。变生仓促,绮情处突起杀机。本来莫雅的举动就太不合理,而刺杀的行动更有迥常情,正因为一切太过诡异,反而令众人没想到这会是个杀局。谁也没能在骤然的变故中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行政长官被击杀于大殿上。

「保护大人——」「抓刺客——」众人惊呼走避,大殿乱成一团。但是莫雅的感觉却是更加怪异,剑尖传回来的并不是刺中人体的感觉,而像是击实金属的感觉。当她定睛一看,剑尖插进的并非人的身体,而只是人影残像后面的宝座,她不由神色一变。残像消失,我的实体突现于莫雅的右方,并一拳击中她的右胁。

但这一拳却如中棉花,毫无着力的感觉。但见莫雅的身体突然变得柔软无骨,轻鬆化去我这足于震碎重甲的一拳。莫雅的身体如水蛇般扭动,猛地逆转九十度角,暗蓝软剑朝我的方位弯曲突刺。说真的,像她这种不依常规的剑法,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要想杀我却不是那幺容易的事情。我无意发起攻击,而是向右后斜滑出三尺。

此时,梅丽的身体已经挡格在我面前,手中的长剑一伸,二话不说便向莫雅劈出一剑。梅丽甫一出剑,大殿上风雷骤起,世上并无多少人能挡这锐烈无比的一击。但莫雅并不正面接敌,而是身形一挫,以诡异的步伐移动,然后突然一闪,竟然穿过了梅丽的身边,重临我面前,暗蓝软剑再度向我激刺而来。

莫雅手中的软剑似乎具有无孔不入的威力,犹如她的身法一样可以跨越任何障碍,一下子切入我的左肋。这个神秘的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啊,剑法实在是太诡异了。不过她遇到的是我,我意随心动,一堵淩厉的风墙在我面前张开,旋动的真空风刃狂涌而出,但是同样也是无功而返,因为目标已经失去,莫雅的身体突然在明亮的大殿上消失。

如果是换做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惊惶失措——正在跟自己拚死相博的对手,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蹤,怎幺能够不惊慌失措呢?而对手正是在等待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惜我的表现肯定让莫雅失望了。突然,我如感应地在大殿上横跨一步,一道剑光便险之又险地冲入我原先的位置。于是大殿上展开了一场奇异的战斗,我不断闪避移位,游走在剑刃蓬髮的间隙,不断消失与重现的剑光也步步进逼。在与看不见的对手交锋中可谓险象环生,我总在毫髮之间堪堪避过淩厉的每一击。

「主人,让我来。」虽然明知道我不会有事,但是千惠还是按捺不住,替我接下了「消失的」莫雅。我有「心灵之眼」,莫雅在我面前根本无法遁形;千惠有「暗鹰之眼」,同样可以看破莫雅的隐身术,所以我很放心的退了下来,像个没事人似的坐下来观战,并且摆摆手示意还有些惊慌的卡斯特罗等人都坐下。卡斯特罗等人虽然心中还是忐忑不安,但是看到我脱离了险境,也都鬆了一口大气,擦着额头的冷汗坐了下来。

解除了封印的千惠,实力可是不容小觑,身形闪电左挪,淩厉的剑气抖发,炽热的剑光倏现。莫雅骤不及防下,暗蓝软剑终于被逼接实千惠刚猛淩烈的剑光。暗蓝长剑弯曲、螺旋,像蛇一样交缠在千惠手中蓝焰奔流的剑身上,试图阻隔千惠如矢疾射的一剑。

但是长剑依然寸寸前压,剑身上的幽蓝剑光突然大盛,如怒龙般发出一声狂暴的龙吟,交缠住的暗蓝长剑突然膨胀、拉伸,剎那间达到了软剑的膨胀极限而断裂,如花瓣般片片迸射散落。千惠手中的长剑如出岬的猛虎、脱缰的蛟龙般长驱直入,女性痛苦的惨叫声与利刃穿透肉体的沈哑裂帛声,听来格外凄厉和令人心怵,莫雅隽秀婀娜的娇躯也复现于璀璨的灯光下。

只见莫雅半跪在地上,左手紧紧压住右肩,但紫红的鲜血仍然从指缝间渗透出来,沿着如皓玉臂往下滴流,苍白如纸的脸上缀满细细的冷汗,本来美丽的容颜也因痛苦而变得扭曲,投向我的目光却没有仇恨,只有一种漠视生死的淡然。这是属于杀手的气质,决绝地面对敌人和自己的死亡。杀手的任务是杀人,以自己的生命为筹码,以别人的生命为綵头。死亡已成必然,不同者只是死亡的对象,如此而已。如果说莫雅的目光中还有什幺特别的意味的话,那就是对对手完全能掌握自己行动的那份难于释怀的疑惑。

这时,只听和碧翠丝等人站在一起的如烟发出了一声惊呼道:「紫红之血?你是干达婆族人?」

干达婆族人?我怎幺没听过这个名字,难道是跟暗黑族一样的奇异种族吗?从莫雅略带惊异望向如烟的眼神当中,我就知道如烟说中了。

我向莫雅的方位踏前了两步,冷冷说道:「谁主使你来行刺我的?」只见莫雅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发出一串隐隐约约的声音。我无法听清,皱了皱眉,再踏前了几步。突然,莫雅双瞳中的光芒大盛,她的身体突然向前倾,猫腰一蹬,硬生生冲入我怀里。她的娇躯忽然变得如岩石般坚硬,而巨大的冲击力则让我犹如被万斤铁锤重重撞击了一下。而与此同时,几乎没有任何徵兆,地面翻动了一下,双脚接着向下陷,地下竟伸出一双怪手将我双脚紧紧攫住,使我欲动不能。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的众人又是大声惊呼起来,莎莎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我的身旁,只见寒光一闪,随着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从我脚下的地面涌出大量的鲜血,抓住我的那双怪手也随之鬆开了。

在场的众人当中,除了等梅丽等人能够看清莎莎的动作外,大部分人都没有看清莎莎是怎幺出的刀,在他们的眼中,莎莎腰间的刀似乎根本就没有出鞘过。

而撞入我怀里的莫雅,完全无视右肩狂洩的鲜血和与之相伴的巨大痛苦,一双玉手紧紧抱实我的身体,不断收紧,超强的力量似乎欲将我的身体压碎。我相信,如果是换做一个普通人,此时早被这强大的力量给压碎了,只可惜我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莫雅似乎要使出最后的绝招,她吟诵起古老的咒文:「来自虚空的毁灭炎流,请响应我灵魂深处的召唤——以我的生命为代价,引燃我的生命之火,释出我干达婆一族最后的力量,化作湮灭的紫红之光,消灭我和我面前的敌人。」

最诡异的事情出现了,莫雅的胴体变成了妖艳的紫红色,丰满的胴体紧紧压在我身上。从外人看来,我与莫雅扭抱在一起的场面极其香艳,犹如情人间炽烈而疯狂的拥抱,但是这却是营造惨烈死亡的温柔乡。一种比火更炽热的能量从莫雅体内涌出,狂猛地炙烧着我的肌肤,莫雅正以生命精华催发五味真火与我玉石俱焚,再继续下去的话,我虽然不至于会有事,但是莫雅肯定将形神俱灭。

「还真是杀手的作风啊。」我在心中暗自歎息着,如果我再不出手的话,莫雅只有死路一条,我低喝了一声:「魔力禁锢——生命还原。」随着我的喝声,一股柔和的白光将我们包围起来,莫雅身上的红光突然敛去,熔肌蚀骨的热流也消失不见,我也顺利的从莫雅的环抱中滑了出去。千惠见我脱离险境,想也不想,施出一个淩厉的剑招,一剑劈向莫雅细长的脖子。

「等一下。」这本来应该是我说的话,但是却被一个不速之客给抢去了。千惠的长剑在半空中停住了,怔怔的望着来人:「是你?」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就是那天在广场上将「莫雅剧团」闹得鸡飞狗跳的那个少女若冰,只不过她现在还是一副少年的打扮,千惠的话同样让她一愣:「你认识我?」

莫雅也闻声转过了头,狠狠地瞪视了若冰一眼后道:「是你这个臭小子?」

「呃,恶婆娘,死到临头还这幺可恶。」若冰狠狠的瞪了莫雅一眼,然后转头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略带惊异的说道:「你还真不简单呢,居然能够躲过恶婆娘的偷袭。呃,我跟这个恶婆娘有点过节,能不能在杀死她之前让我跟她了结一下过节。」她还真是一个大胆的小姑娘啊,要是碰到别人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大卸八块。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